你的位置:东莞市麦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产品服务 > 华润双鹤、奥翔药业跌停!真实生物“一女四嫁”,缘何复星医药后来居上?
华润双鹤、奥翔药业跌停!真实生物“一女四嫁”,缘何复星医药后来居上?
发布日期:2022-11-23 13:08    点击次数:170

华润双鹤、奥翔药业跌停!真实生物“一女四嫁”,缘何复星医药后来居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季媛媛 上海报道  昨天(7月25日),国家药监局应急附条件批准真实生物阿兹夫定片增加新冠肺炎治疗适应症注册申请,用于治疗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成年患者,该药也是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治疗新冠肺炎口服药物。 

当天晚上,复星医药就宣布与真实生物达成战略合作,联合开发及独家商业化阿兹夫定。根据复星医药公告,双方合作领域包括新冠病毒、艾滋病治疗及预防领域。双方将依托各自优势,在中国境内(不包括港澳台地区)及未来可能在中国权益以外的全球地区(不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巴西及其他南美洲国家和地区)开展合作。如此,也使得此前真实生物与华润双鹤、奥翔药业、新华制药等多家公司签订的供应协议受到质疑。 

真实生物“一女四嫁”,后来者复星医药却获得了独家商业化阿兹夫定权益。26日A股开盘,复星医药高开低走,最终跌逾3%;华润双鹤跌停;奥翔药业跌停;新华制药也是高开低走,最终微涨0.63%。

对于真实生物与复星医药的合作,CIC灼识咨询合伙人王文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药物品牌方和商业公司的合作本来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复星医药和真实生物的战略合作也是体现了复星医药在药物布局上的前瞻性。 

“真实生物阿兹夫定的既往抗HIV病毒的适应症销售渠道并不适用于新冠药物的销售,他需要依托强大的药品销售网络,而复星医药也是拥有非常有竞争力的商业化团队和网络。对于复星而言,也是通过销售新冠药物拓宽其商业渠道资源和用户的积累。”王文华说。 

商业合作

在阿兹夫定获批上市之前,真实生物在规划商业化路径,先后传出为阿兹夫定接连签下多家生产经销商。 

在今年5月10日,奥翔药业(603229)披露股票交易异动公告称,经核查,公司全资子公司麒正药业日前已就阿兹夫定片的加工生产与真实生物签订了《委托加工生产框架协议》和《药品委托生产质量协议》;5月8日,华润双鹤发布公告,公司与真实生物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及《阿兹夫定片委托加工生产框架协议》,将受托加工生产阿兹夫定片;4月26日晚间,新华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河南真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真实生物同意新华制药为其拥有的阿兹夫定等产品在中国及经双方同意的其他国家的产品生产商和经销商。 

谁承想,复星医药享有阿兹夫定的“独家”商业化权利,包括经销、进口、出口、销售、推广等行为,今天让奥翔药业、华润双鹤双双跌停,企业也针对市场的质疑做出了回应。

根据公开信息,奥翔药业投资者热线表示, 肠胃炎最佳治疗方法2022年5月的异动公告时,的确签定了委托生产的框架协议,但只是一个框架性协议。昨天,这新冠口服药获批了,但是这个订单的话,公司方面目前没有签订具体的委托生产协议。当时这个框架协议也不止跟公司签了,新华制药、华润双鹤都有参与,具体三家怎么分订单也不太清楚。至于今天股价为什么会跌停,公司方面表示不清楚。

新华制药投资者热线也表示,目前只签了战略合作协议,进一步涉及供应量和供应时间等细化协议还没有签。目前框架协议只是说和真实生物合作,委托新华制药生产,后续还会签详细的委托生产协议,时间现在还在推进。

新华制药还表示,流程上,首先是真实生物的新冠药物获批,然后公司当地应该还要办一个相当于是准备生产的证,真实生物那边也会增加一个生产地址的证件,产品服务但速度都会比较快。因为药物本身它都是很特殊的东西,程序上都是比较严格,后续应该是还会再签一个比如框架性的协议,然后生产量可能就要看具体的订单了。目前,产量和产线上是准备充分的,公司本身就有很多制剂的生产线。

这也是由于,新冠治疗药物瞬时需求很大。对于新冠口服药而言,产能是各家企业争相布局的一大关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国内布局新冠口服药物的企业超过10家,除了真实生物,还包括君实生物、开拓药业、先声药业、前沿生物、众生药业、广生堂药业、歌礼制药、云顶新耀、科兴制药等,国产新冠口服药市场将迎来白热化的竞争。 其中君实生物的VV116(临床Ⅲ期)、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临床Ⅲ期)、先声药业的SIM0417(临床II/III期)、众生睿创的RAY1216(临床I期)和科兴制药的SHEN26(临床1期),歌礼制药的ASC10等研发项目目前处于临床前阶段。

最新进展

综合来看,抗新冠病毒感染的药物作用机制可以归纳为两大类,一类是阻止病毒和宿主细胞结合,如S蛋白和ACE2,也是单克隆抗体药物经常采用的靶点;另一类是阻止新病毒在宿主细胞内的产生,可作用的靶点就更多了,如3CLPro, RdRp等。

其中,口服RdRp抑制剂主要以默沙东的Molnupiravir、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为代表。而全球市场上共有9个在研的新冠口服RdRp抑制剂中2个已经上市,2个处于三期临床阶段。

3CL蛋白酶抑制剂主要以辉瑞的Paxlovid为代表。全球市场共有7个口服药物在临床阶段。盐野义制药的S-217622的2/3期临床结果显示可以显著降低病毒载量,已经在日本递交NDA。 这一靶点同样吸引我国众多药企布局,包括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前沿生物、众生药业、先声药业等。

除了这两个成功的靶点机制外,国内还有雄激素受体(AR)拮抗剂这个作用机制,其中代表是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

智慧芽分析认为,在与疫情赛跑的过程中,我国新冠相关药物的研发全面加速,相较于8-15年之久的全球生物医药一般研发周期,缩短70-90%。在研发管线层面,新冠疫苗研发和新冠药物研发的全周期分别是12-16个月和20-24个月,研发管线周期大幅缩短高达70-90%,与美国相比稍有逊色。

临床合并和特别审批两方面因素推动新冠医药研发各个阶段加速奔跑。临床阶段,处于“应激”状态下采取的临床合并大幅压缩了临床时间。截至6月30日,中美新冠在研临床管线情况,中国在研临床管线中一二期临床合并28项、二三期临床7项,美国临床一二期临床合并59项、二三期临床56项;审批端包括疫苗及药品的上市申请和专利申请阶段,这两个阶段政府审批加速发挥重要作用,通过药品特别审批政策和专利绿色通道机制保障了产品及时上市和专利快速确权。

对于当下的进展,君实生物方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已就药学、药理毒理学和药物临床试验等相关研究工作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递交新药上市许可申请前沟通交流会议申请。如经沟通交流,CDE认为现有研究数据满足药品上市许可的技术要求,公司将提出VV116药品上市许可申请,即按照药品注册申报资料要求向CDE提交VV116相关研究资料。 

此外,开拓药业方面就新冠口服药的最新进展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正和监管部门做积极沟通。我们期待尽快获批,为新冠患者带来安全有效、多样化的治疗选择。

而针对当前的市场格局,王文华认为,药物竞争的本质实际上是药效以及副作用的比拼,在实现基本可比的药效并且无重大副作用的前提下,新冠口服药的竞争力更多是看先发优势,商业上渠道的铺陈和用户的快速触达,以及药物定价上的优势。对于新冠药物的市场定位在用户心智上的影响和教育都是影响未来竞争格局的重要因素。